狗园子迪迪

热爱欧美圈以及凹凸坑无法自拔,是个意识流的娃子,几乎没有cp洁癖,杂食党,太太们写得好就ok(*/∇\*)

【锤基】远则半米的距离感

大地的野草、肆意、蔓延。

寒冬后、第一缕阳光,是暖的。

或许只想与你打个照面。

然后大抵换个方式相遇。

他们之间的距离,是天空最浅层的半米。

我们最近的半米,是他们最遥远的距离。

一、不换爱人

      信仰、橄榄树、伊甸园、多瑙河。

    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建立于信仰,也终结于信仰。

     人相信着信仰背后微不足道的真实。

      真实会触动人心,以及、摧毁人心。

      所有美好的相遇可能是所有不幸一切的开始。

      拒绝开始的一切,按下倒带,全部重来。

      你会发现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  因为时间,以及大多数人,都会选择忘记。

      时间也不会是最好疗伤的膏药,只不过、有些伤痛,唯有时间能够舒缓,那些致命的伤痛,连忘掉都避之不及,何谈治愈?

      而那个一辈子都无法厌恶的早春,就算时间也没能抹平那道伤疤,致使我花了大半辈子去逃离。

      我大概一辈子都没法逃离他了。

      那是我所有美好与不幸的开始。

      但我、不想重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阿斯嘉德的早春很冷,显然没有早春该有的生机。

      黑暗森林还是跟冬天一样光秃秃的,除了满目的雪盖在树干上,也只有白与黑两种颜色;街道是千堆雪连着长街,下了整个寒冬的白雪遮掩了原本黑青色的石板地,地基也因为雪的厚度抬高了不少————孩子们的腿总是全部陷下去,直抵膝盖窝,他们总是很艰难的拔出来,然后才开始迈开另一条腿。

       直通城外的路有时可以走上几个小时,在这种情况下,对于十一二岁的孩子而言,很难办。

      隔夜的霜还凝固在绿色的叶面上,有些融掉的水珠随着漫反射后的晨光一同闪着;人们随口呵出的一口气,隐约可见水汽在空气中凝结,打出漂亮的旋儿,化作命运似的轮回;人们都穿着只露出脸蛋的袄子,厚厚的毛巾挡住了他们厚实的下巴,但即使这样他们依旧时不时打上几个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 实际上阿斯嘉德早春的倒春寒非常难受,冷得堪比深冬最冷的那段时间——或者会更冷。

      旧石街上满是厚及脚腕的雪,木门嘎吱嘎吱发出冰冷的脆响,接连几次后,雪堆猛地倒在门槛,还带着一声闷响,打在老妇人的大衣上,灰尘般粘在她的发梢。

      她带着老人特有的古怪腔调感叹道:“我的天啊——”

      邻家的花儿还没长出花骨朵儿,整个神域也没有,现在还不够暖和,可也差不多够了,只不过暂时是没有使人焕然一新的颜色了————阿斯嘉德除了肃穆的深灰色,暂时没有其它颜色了。

      老旧的街角继而某处迸射处一道亮光。

      Thor在早春阿斯嘉德的街道上跑着,像羚羊。

     他蹦跳的动作有些滑稽,尽管很矫健,带着那种十七岁少年特有的风味,宛如迷途的雄狮,他跑得很快,步伐稳当但毫无章法,奋力在歪歪扭扭的城区街道里穿梭着,可Thor已经连续摔了好几跤——因为左脚总是不受控制地踩住了右脚,他觉得冻硬的脚趾被踩的生疼。

     连摔几跤后,Thor满头都是积雪,那些雪粘在他的长发上,隐约露出一点雪白,雪化了,顺着发梢流过Thor高挺的鼻梁。他拍拍裤腿,撑着被衣服包的厚厚实实的身体,费力地爬起来,又继续跑——好像很赶时间。

     “Oh!都怪这该死的冬靴!”他嘴里嘟囔着。

      他穿着厚厚的灰黑色的袄子,毛领还杂乱的翻出一节,头发也是像秋天枯黄的稻草那般杂乱的重在一堆,身后的红袍跟他的步伐一样起伏不定,有时拖在地上,有时又随风摆着,把少年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。

       早春阿斯嘉德的阳光还不够暖,没有温度,只在地平线上下波浪般起伏,光照在Thor的金色长发上。

      照在他乱糟糟的长发上,还有几个发丝绕成的发结,显然是草草用细绳拴好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  跟对待秋天的稻草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  “早上好啊Thor殿下,哦天啊——!请务必注意您的仪表!!您这样太不合身份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Odin大人不该这么早让您出来的,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殿下,您今天该呆在殿里!”

       “今天不需要啦!放过我一天吧,斯莱娜婶婶!”

      Thor回头大声喊着,也没停下自己的步伐,他咧嘴笑的样子像极了隔壁女孩堆的破雪人,傻乎乎的。

       少年踏着金乌的朝霞窜出城门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 杂乱的金色长发,不羁地扎在发旋处,张扬地乱舞,完全不具有该有的服帖,就像他的物主那般——因年轻而桀骜。

       它也不知道Thor到底会去哪儿,这位行为毫无规律的殿下总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  阿斯嘉德今天不会有门禁,城门也不会闭得死死的,Thor可以一直玩到天黑。

       对于Thor而言是极其美好的一天了。

      他要去见个人,很重要的人————尽管他们一共只见过几面,加上次那次大抵是这样。

     他们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,可是意外地聊的开来,像是久别重逢的挚友,那种有人理解自己感受的感觉是真的戳中了Thor那十七岁少年狂热的心。

     因为身份原因,他没有坦白自己的一切——那人也没有,只是眨着动人的木绿色眼眸——Thor不知道自己怎么想出这个词汇,“木绿色”,可那确实是他的感觉,带有生机和阿斯嘉德绿色原野的那种美,机灵的几分又不太爱说话,虽然那个孩子不是阿斯嘉德的原住民。

      但是Thor不得不承认,那种森林里麋鹿一样的眼睛,让他焦躁心瞬间就安静了。

      他很喜欢看着那双眼睛说话。

     他问过为什么男孩跟他一点都不一样——那个孩子的眼瞳,带着大地的生机,黑色的短发,跟Thor的金色长发完全不一样,总是服服帖帖的梳好。

    也特别爱说些Thor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 Thor会问,那个孩子也只会以眼神告诉Thor答案。

    Thor该死地爱着这种神秘感,两个对对方一无所知的年轻人,一个十七岁的叛逆年龄,一个十六岁的不该有的老成和严谨,他们意外的相遇想知。

    就在黑暗森林,那个隔绝阿斯嘉德和临近城邦的秘密之地,他们在迷失了回家的路后相遇——实际上是单方面的,那个孩子走错了路,意外地出了森林遇见了打猎的Thor,就在阿斯嘉德最美的那道地平线上。

     黑发男孩的背后是生满荆棘的黑暗森林,时不时发出蝙蝠猎食的尖叫,无比刺耳;金发男孩骑在战马上手握弓刀,身后是一望无际的阿斯嘉德平原,在夕阳下柔美的哼唱着。

     双方都只是不经意的一回眸。

     “Hi!我从来没见过你呢,你——你是走丢了么?”

     “……好像是的,请问这里是哪里?”男孩窘迫地笑笑。

     “这里是阿斯嘉德——神之国度。”

     “你是外邦人吗?”Thor一个飞身下马,握着弓箭缓缓走向那个来路不明的少年。

     “不,我只是迷路了。”黑发少年咧嘴笑着,时不时向后退几步,眼神不失几分俏皮,说着孩子的玩笑话。

     “那你就是从外面来的喽?”Thor试探地问道,又走进了几步。

    “恩……算是吧……”男孩点点头,看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人的鼻尖,他们的距离意外的很近。

      “我的天!你真的是从外邦来的吗!只有在朝圣时期各个城邦才会在一起联办!我第一见到外邦人!一定有必要带你看看阿斯嘉德!你一定会爱上它的,相信我!”Thor开心地大叫起来,拉过那个男孩的手,黑发男孩有几分惊愕,又急忙反拉住他,使劲把Thor往回拽,却发现压根拉不住这个野牛似的少年。

     “那个……我得回去……我是偷跑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 “——嗯?”Thor不理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 “要是不及时回去会受罚的!”

     “你们家的家教很严吗?”

    “恩。”男孩无奈的点点头。

    “哈!我家也是,不过没关系,我在解禁日还是可以出来的。”Thor拍拍那个孩子的肩膀,贴心的安慰着。他又突然低下了头,脸蛋有几分微红,带着几分留念地对男孩说:“你……你如果回去了……那你明天还会再来么?我的意思是……不不不……就是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 黑发的孩子愣住会儿,笑了笑,那种Thor见过的如同阿斯嘉德平原夜晚星空般的眼睛,月牙似的弯着,很温暖,也温柔:“我明天回来的,我保证,一定会。”

     “真的!?”

    “就算明天没法来,那过几天也会的!”

    “太好了!”Thor大笑着,十七岁孩子独有的不羁和不加掩饰,他很开心——不论身心的那种。

    Thor回想到这,嘴角不由得向上翘起。

    算上好几次前,他们见过的次数一只手也数得清楚,可是Thor对那个孩子格外的信任和亲近,不是因为同龄人的关系————和小时候的玩伴之间的信任不同。

     他总有他们早已认识已久的错觉。

     他觉得他们已经遇见过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 因此以后的每一次都想要再次遇见。

     不惜一切地想要遇见他。

     想要飞奔着、立刻、马上就见到他!

     想到这,Thor又赶紧加快了步伐,即便笨重的冬靴使着绊子,他的脚大概又扭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  他有一个必须要见的人,而且想要见一辈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づ ●─● )づ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沈从文

评论(2)

热度(13)